拂袖斋客人

“当正义与非正义交战时,知识分子不能以中立者自居。”

边缘处自有风光

边缘处自有风光

太湖中学 陶张印

很多人都仰慕主角们在舞台中心的风华绝代风光无限,殊不知,万众瞩目满堂喝彩的背后,他们要接受多少冷脸凉言,要承受多少阵痛煎熬,要忍受多少寂寞孤独;而边缘地带的龙套们,因为没有太多的期许热望,没有太大的负担压力,出演时大可从容随性,下台后也自潇洒闲适。

事难两全,有得有失。主角们虽万千宠爱,却临深履薄,稍有差池,便可能万劫不复;龙套们虽没有光环,却自得其乐,即便过失,也不会遍体鳞伤。中心之处虽光芒万丈,却危机四伏,险象环生;边缘之处虽平淡平凡,却不惊不扰,清幽宁静。较之于主角的繁华,我更喜欢龙套的清静;较之于中心之处的热闹,我更喜欢边缘之地的安宁。

前期热播的《琅琊榜》可谓最好的明镜,也是绝佳的教材。在政治的舞台上,皇帝萧选无疑是主角,君临天下,睥睨寰宇,万民俯首,四方朝贺,然而龙椅之上王冠之下,留给他的是高处不胜寒寂寞宫廷冷。他处心积虑机关算尽,几番尔虞我诈,多少腥风血雨,最终赢得了什么?宸妃自刎,祁王饮鸩;越贵妃疯癫,太子被废;言皇后废黜,誉王自杀;莅阳公主倒戈翻案,静嫔靖王联手逼宫。不可一世的大梁帝王,最终黯淡老死。

与九五至尊叱咤风云的皇帝相比,纪王只能算是龙套角色了。除了祭祀大典或者佳节盛日,他极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之中,也极少被人注意记挂。然而,不管江左梅郎怎样搅动时局,不管朝野内外何等惊涛骇浪,不管夺嫡之战谁能登基为帝,他都能毫发不伤安然无恙,静看花开落,笑望云卷舒。何也?身为皇弟,他自然清楚权力的背后有多少阴谋秘计,也深知翻云覆雨之手沾了多少鲜血。所以,他大智若愚置身事外,不图权位不慕名利,在他人绞尽脑汁之时,他却可以去“红袖招”偎红倚翠;在别人殚精竭虑之时,他却可以去“妙音坊”缓吟低唱;在他人明争暗斗之时,他可以去“杨柳心”轻歌曼舞。何其逍遥,何其快活!

只有耐得了寂寞的人,才能守得住繁华,诚哉斯言!靖王就是代表人物。因为倔强古板的个性,因为敬慕祁王和林帅,在梅长苏进京之前,靖王只是墙角的一株野草,父皇没有把他放在心里,朝臣们没有把他看在眼里,皇兄们更没有把他视为政敌。尽管远离恩宠和荣耀,他不动于心,孤高冷傲。在麒麟才子的鼎力相助之下,他渐渐从边缘靠近中心,从被遗忘到被注目,从被忽略到被重视,从郡王走向帝王,但他始终坚守自我,依然耿直纯真。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舞台的中心收获鲜花掌声,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完成从低谷到巅峰的惊天逆袭,如果身在边缘,不必自苦自怜,作一个真实的自己,作一个洒脱的自我,岂不酣畅痛快!

何需膜拜羡妒,边缘处自有风光!

 

不行“愚善”,不做“滥好人”

不行“愚善”,不做“滥好人”

太湖中学 陶张印

尚丙辉虽身份卑微工作艰辛,却乐于助人慷慨行善,被誉为“最美破烂王”。然而,由于生意亏损,春节时他给流浪者派发的红包金额由五百减为一百,顿招责骂;更有甚者,受助了三年的黄老伯因为找不到他要接济费,竟到派出所报警。相信这种情形,伤心的不仅仅是尚丙辉本人,还有善良的公众。

这让我想起了刘氏兄弟的“爱心馒头”。因为觉得环卫工人辛苦,他们决定免费发放馒头,结果呢,有人冒领也就罢了,竟然有人不要馒头要求折现!无奈之下,“爱心馒头”只能哑然终止。

怀善心,诚然可贵;行善举,诚然高贵。但是,由此招来责怪嫌怨,于自己,百思不解,难以释怀;于他人,瞠目结舌,忧心忡忡。况且,施善之时,人们不一定希求他人的回报,或者渴盼社会的奖赏,有时候不过图个心安而已。为什么一心行善却是麻烦不断呢?困惑之余,也许我们该反思一下行善的方式。

古人云:斗米养恩,担米养仇。这是在告诫我们,行善要有分寸。行善的初衷是帮助他人,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受善者自立自强,如果对方心怀感恩并能传递善良的火炬,那更是善莫大焉。然而,一味的施舍,只会误导受善者,滋生他们的惰性;无尽的施与,只会戕害受善者,滋养他们的贪念。

你今天给了某个乞讨者二十块钱,他未必感激涕零;若明天他伸手时你没有施舍,他一定咬牙切齿。你将仅剩的十块钱给了这个乞讨者,他也许会对你微笑;但是迎面而来的下一个乞讨者你无从施与,他一定会怒目以视。事实上,你给越多的乞讨者越多的钱,乞讨者不会越来越少,只会越来越多。

早年媒体报道说,南京乞丐月入过万,有房两套,携带港澳通行证,身藏高档手机,一时舆论哗然,群情激愤。近日,一则《迪拜乞丐月收入47万元》的新闻更是博人眼球引发热议,“五一迪拜旅游,我带着你,你带着碗;你负责哭,我负责喊”的段子刷爆朋友圈。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已然折射出社会的弊病。“乞丐”似乎不再是一个令人鄙夷的名词,竟摇身一变为令人欣羡的职业。而这一幕幕不断上演的荒诞滑稽剧,又怎能说那些爱心泛滥的“滥好人”们没有责任呢?他们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还是受害者!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传道授业如此,乐善好施也应这样。行善,应当让更多的受善者挺身站立着,而不是屈膝低跪着,也不是游手流浪着,更不是伸腿舒躺着。只有让受善者感知人性之暖,习得谋生之道,书写人生之美,善才能衍生出更多的善,而不是事与愿违,让人啼笑皆非。

君子乐善,行之有道,施之有度。不行“愚善”,不做“滥好人”,社会将更有序,世界将更清明。

 

 

 

非理性的任性不过是哗众取宠

非理性的任性不过是哗众取宠

太湖中学 陶张印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寥寥十字的辞职信热评如潮走红网络,成为年度金句名言。虽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物欲横流压力山大的环境里,情怀和梦想弥足珍贵,大海和田野更具魔力。被单调而枯燥的日常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芸芸众生,是多么渴望给心灵松绑,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文化精英们的呼唤鼓舞,可谓推其波助其澜。无论是在商海博弈的,或是在官场沉浮的,无论是在职场打拼的,还是在世途辗转的,谈及远方,谁不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生命中有太多的不能承受之重,及时减压减负,当然无可非议。然而,对于肩扛重担身负重责的公职人员,对于春风化雨立德树人的国家教师,如顾少强这般的任性之举,只能称其为哗众取宠,实难歌颂赞誉。

试想一下,如果顾少强不是心理老师,而是毕业班的授课教师甚或班主任,她会写这封辞职信吗?领导会欣然准许吗?如果她执意请辞,还会有人评价这是“史上最具情怀的辞职信,没有之一”吗?我想,届时她面对的将是千夫所指口诛笔伐了。公众之所以对她的行为如此宽容,网民之所以对她的理由如此嘉许,乃是在当前情怀主义风靡流行的背景下,她敢于放弃,她勇于追求,她将人们深藏内心不敢实现的梦想付诸了实践。人们敬重称赞的并非行为本身,而是粘贴其上的情怀和梦想。

顾少强的辞职,只是引发了人们的热议,并没有引发任何效应,没有同事效仿,也没有大众盲从。这似乎也足以证明,就其本质而言,这只是互联网时代里的一个热点事件,只是一个标签和符号,它不能也不会成为榜样。如果官员都抛弃了百姓,如果教师都抛弃了学生,如果医生都抛弃了病人,再大的世界,有何美可看?

电影《魔戒》里有一句经典台词:The world is not in your books and maps,it's out there.(真正的世界不在书或地图里,而是在外面。)我们确实应当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放飞心灵,开拓视野,体验人生。只是,应当在对的时间,和对的人,去对的所在。因为特定的职业,顾少强完全可以选择在暑假期间去看一看这世界的繁华。如果真的要因职业倦怠而辞职,也应该在学期结束提出申请,写一封合乎规范而情真意切的辞职信,这既是源自个人素养,也是出于职业温情,这既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不过,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如果真这样,她就不会成为网络红人了。

有多少人想四海为家仗剑走天涯?有多少人想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然而,远方之所以是远方,是因为我们要活在当下。非理性的任性不过是哗众取宠,或是沽名钓誉。辞,固然潇洒惬意;持,更加高尚可贵。更何况,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灵魂若有安顿之所,无论何处都有风清月明。

得失不萦怀,放眼天地宽

【高三段考】材料: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吕氏春秋·孟春纪》)

得失不萦怀,放眼天地宽

拂袖斋客人

 

秋到任他林落叶,春来从你树开花。

三界横眠闲无事,明月清风是我家。

——题记

妩媚绚烂的春天逝去了,炎夏飞奔而至;炽烈热闹的夏季结束了,寒秋飘然而至;爽朗明净的秋天过去了,冷冬悄然而至;肃静岑寂的冬季离去了,暖春翩然而至……正所谓:春赏百花秋望月,夏沐凉风冬听雪,若无得失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热衷名利患得患失的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只会迷失自我,丧失本真,纵然他们富可敌国权倾朝野,始终与蝼蚁无异。而看淡得失不慕名利的人,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他们单纯质朴,不忘初心,所以时时风清云淡,处处海阔天空。

《庄子·列御寇》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曹商奉命使秦,宋王给了他几辆兵车。到了秦廷,国君很是喜欢他,于是赏赐兵车百辆。回到宋国后,曹商对庄子说:“你看看你,整日讲学论道,却面黄肌瘦,穷困潦倒;而我呢,凭三寸之舌于立谈之间就可以深得君王欢心,一朝富贵,衣锦还乡。”庄子笑着说:“我听闻秦王患有严重的皮肤病,但凡吮破一个脓疮啜破一个疖子的可以获得一辆兵车,如果有人愿意为其舔舐痔疮就可以奖励他兵车五辆。谁的手段越是下流不堪,谁所得的兵车就越多。莫非你干的就是那样的勾当,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兵车呢?如此龌龊竟还在我面前得瑟,赶紧走吧你!”

洋洋自得目中无人的曹商得到了兵车,可是失去了尊严。庄子“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处陋巷之中,仍逍遥自在。取舍得失之间,两人境界悬若天壤。

泰戈尔说:“如果你因为错过太阳而哭泣,你也会错过群星的。”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某人觅得一紫砂壶,欣喜若狂,视为至宝,必置枕边方可安眠。一夜梦中失手,壶盖跌落,此君既恼且恨,心想壶盖已碎壶身何用,于是怒掷壶身于窗外。辗转反侧,黎明即起,惊见壶盖安然完好于棉鞋之上。自是悔恨交加,复思壶身已失留盖何益,径碾而碎之。悒郁恍惚,步于庭中,矫首遐观,却见壶身挂于树梢!

不知此君是否吐血身亡,可是当我们对他的愚蠢行为忍俊不禁的时候,是否想过自己曾经犯过类似的错误呢?

得失之时,最见情性;得失之际,最显智慧;得失之间,最分境界。与其计较得失而心乱心烦,何如看淡得失而心宽心安?

看淡得失,胸中自无火炎冰兢。

看淡得失,眼前时有月到风来。

看淡得失,随在皆青山绿树。

看淡得失,触处都鱼跃鸢飞。

得失不萦怀,放眼天地宽。

有一种美丽叫遗憾

有一种美丽叫遗憾

拂袖斋客人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题记

王子猷隐居山阴之时,一夜忽逢大雪,窗外明亮皎洁,于是无心睡眠,把酒吟诗。兴之所至,又忆起故人。彼时戴安道在剡县,王子猷登即鼓棹前往。拂晓时分终于到达戴家门前,可是王子猷却转身返程。僮仆大为困惑:一路奔波,终于抵达;不见故交,实属遗憾。王子猷淡然说道:“昨晚我乘兴而来,今晨我兴尽而归,何必见戴呢?”

洒脱率真旷达浪漫如王子猷者,古往今来,又有几人?世俗之人凡事务求完美,其实何妨留些遗憾?留些遗憾,是让人生多一些风情,多一些韵味;留些遗憾,是让他人多一番咀嚼,多一番领悟。

于他人留一些遗憾,是一种胸襟,是一种器量。

战国时期,孟尝君喜好养士,不分贵贱长幼,一概以礼相待,食客数千,门庭济济。其中自然不免游手好闲之辈,不乏旁门左道之徒,所以有人就劝孟尝君将这些闲杂人等拒之门外以节省开支。孟尝君没有听从,依然礼贤下士。其后孟尝君出使秦国,被秦昭王囚禁,命在旦夕。孟尝君意欲通过秦昭王的宠妃来求得生机,而她开出的条件是一领价值连城天下无双的狐白之裘,但是这件宝物早已被孟尝君进献给了秦昭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之偷回,幸好随从之中有一个喜欢扮狗偷窃的门客,那人成功地偷出裘衣,不久孟尝君被释放。孰料秦昭王心生悔意,下令捉拿孟尝君。孟尝君乔装改名,一路逃奔至函谷关,其时天未亮,鸡未鸣,按照秦律他们不得出关。后有追兵,前有守将,孟尝君忧心如焚,焦急万分,庆幸的是有个会学鸡叫的门客也在随从之中。其人大施所长,一声始出,群鸡响应,于是孟尝君等人得以放行。

如果当初孟尝君骄傲自大目无下尘,等待他的结局只会是身首异处客死他国了。于他人留一些遗憾,是利人福人,也是自助自救。

于自身留一些遗憾,是一种达观,是一种睿智。

1995年9月,一支7人登山队抵达了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高度仅次于珠穆朗玛峰)下的营地,队长是经验丰富的彼得·希拉里,而曾在无氧的情况下登上珠峰的艾莉丝可以说是这支队伍的灵魂人物。9月12日,他们已攀到距离峰顶不到400米的地方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天气骤变,乌云密布。彼得果断下令立即撤退,然而无人响应,特别是艾莉丝,因为如果冲顶成功,她将成为世界上第五位登上乔戈里峰的女性。面对近在咫尺的荣耀,她坚持要带着其余的5人继续进发。彼得独自下山,艾莉丝终于站到了巨峰之巅。然而,在归途中,肆虐的飓风残酷地夺去了6个人的生命。

宝贵的生命与虚幻的荣耀哪一个更重要?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不会鄙视彼得的放弃,更不会赞许艾莉丝的坚毅。于自身留一些遗憾,是一种沉着,是一种冷静。

遗憾,并不代表着残缺,也并非意味着失败;有时候,它恰恰是一种圆满,一种收获。

有一种美丽叫作遗憾。

人生的平衡点

人生的平衡点


 

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我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Siegfried Sassoon(西格夫里·萨松)

 

音乐家能够谱写出宛转悠扬的歌曲,那是因为他们在声音的高低之间找到了平衡;书法家能够展示出云谲波诡的字迹,那是因为他们在笔力的轻重之间找到了平衡;诗人能够吟唱出家弦户诵的词句,那是因为他们在语言的取舍之间找到了平衡;画家能够呈现出旖旎瑰奇的风景,那是因为他们在色彩的浓淡之间找到了平衡。

一切成功的艺术皆因艺术家在各种要素中找到了审美的平衡点,一切成功的人士亦因他们在万千事物中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在得失之间找到了平衡的人是大智之人,在进退之间找到了平衡的人是大勇之人。在名利之间找到了平衡的人淡泊明志,在取舍之间找到了平衡的人宁静致远。

阮籍是魏晋时期的名士,狂傲狷介,率性不羁。“礼岂为我设邪”是他的口头禅,因而礼法之士对他恨之入骨,欲食肉寝皮除之后快。然而在那个风雨如晦板荡不安的乱世,在那个烽烟四起人命危浅的时代,他却得到了晋文帝司马昭的器重和庇护,逍遥快活得其善终,原因何在?因为他深深知道,身逢乱世,在官场呆得越久越有可能陷入勾心斗角的泥淖,越靠近权利的中心越有可能掉进明争暗斗的漩涡。

阮籍虽然放浪形骸不拘俗礼,但他与《老》《庄》为伴,以诗酒度日,或弹琴咏歌,或静坐思玄,喜怒不形于脸色,是非不摇于口舌。

司马昭想和阮籍结为儿女亲家,阮籍却每天都喝得酩酊大醉,以致于六十多天司马昭都没能找到机会和阮籍谈论这桩婚事,最后只得悻悻作罢。钟会是司马昭的亲信,权倾朝野,炙手可热。他多次以国家大事诱问阮籍,欲置之于死地。然而阮籍一得知钟会造访就酣饮大睡,不省人事,钟会的奸计最终没有得逞。

如果阮籍热衷功名渴求高位,即使晋文帝再怎么欣赏他,恐怕他也难逃罗网惨死陷阱。幸而他看透了世情,看穿了人心,看淡了名位,在进退取舍之间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才可以纵情山水,才可以悠游天地。

再看钟会,他的下场是什么呢?他汲汲于权势,数数于地位,居功自傲,狼子野心,灭蜀之后欲据而称王,结果死于兵变,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只有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你才能于雨急风狂时立定脚跟;

只有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你才能在花繁柳密处大施手段。

只有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你才能做到宠辱不惊;

只有找到了人生的平衡点,你才能达到物我两忘。

 

吾生不休,吾学不止

【高二段考】材料:牛顿说:“我不知道世人怎样看我,但我自己以为我不过像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发现比寻常更为美丽的一块卵石或一片贝壳而沾沾自喜,至于展现在我面前的浩瀚的真理海洋,却全然没有发现。”

 

吾生不休,吾学不止


 

百尺竿头不动人,虽然得入未为真。

百尺竿头须进步,十方世界是全身。

——题记

《庄子·秋水》开篇讲了这么一个故事:秋季来临,河水猛涨,千百条水流涌入黄河,浩浩汤汤,以至河神都分不清对岸是牛还是马。河神窃喜不已,以为天下至美尽归于己。他于是顺乎东流,飘飘而至北海,举目东望,居然看不到边际。河伯怅然若失,面有愧色向海神若说道:“要不是我来到你面前,见识了你的浩瀚无垠,恐怕我要永远贻笑大方了。”

是的,一个人如果不走出自己的天地,成天固步自封妄自尊大的话,只会贻笑千古。所以冰心在《繁星》里写道:“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

《列子·汤问》中也记载了一个有趣而令人深思的故事。薛谭拜音乐家秦青为师,没过多久,他便以为学到了师傅所有的本领,于是欣然请辞。秦青没有阻止,且在郊外隆重设宴为徒弟饯行。酒过三巡,秦青逸兴遄飞,不禁击节高歌。其声嘹亮,传入林间,树木为之震动;其音激昂,飞入九霄,白云为之驻足。薛谭目瞪口呆,大为震惊,顿觉昔日所学不过皮毛,立即向师傅请罪并恳求再入师门。秦青淡然说道,我这点技艺其实又算什么呢?从前韩国有个美女,她想到齐国去,半途粮绝,于是卖唱求食,之后离去,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她在旅店被人欺辱,放声痛哭,一里老幼无不垂泪,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众人只得追她回来,她又放声长歌,一里老幼欢呼雀跃喜不自胜。与韩娥相比,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学无止境,学无际涯。苏轼在《赤壁赋》里感慨道:“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在知识的天地之间,我们何尝不是蜉蝣?在学问的沧海之上,我们何尝不是米粟?如果我们浅尝辄止并沾沾自喜,如果我们一知半解却洋洋自得,我们非但不是原地踏步,其实已经退步千里了。

还记得那个神童方仲永吗?五岁就能指物作诗,文采非凡连乡邑秀才都自愧弗如。可是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诗作水平已经大不如前了。再到二十岁,江郎才尽,泯然众人。何其可惜!何其遗憾!悲剧原因何在?原来他父亲唯利是图,方仲永疲于应酬周旋,根本无暇学习,只能坐吃山空。“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诚哉斯言!

朱熹在《观书有感》中写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没有活水,池塘就不会清澈如镜;没有活水,池塘就不会充满生机。我们的人生其实就正如那半亩方塘,而无限的知识无穷的真理恰似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活水。

有一段时间,网络上流行这么一句话:“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我想说,再不学习我们就老了。这个“老”不是指年龄,而是指思想。放弃学习,我们的思维就僵化了;终止学习,我们的观念就陈腐了。每一个不曾学习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吾生不休,吾学不止。庸俗容易,卓越不易,且学且珍惜。

“飘零去,莫问前因,只见半山残照,照住一个愁人。去路茫茫,不禁悲来阵阵。前尘惘惘,惹得我泪落纷纷。想学投笔从戎,图发奋,却被儒冠误了,使我有志都难伸。想话一棹五湖,同遁隐,却被妖氛笼遍,远无垠。说什么石烂海枯,情不泯。你看那沉沉暮霭,西风紧。南飞北雁,怕向客中闻。平安未报,自问心何忍?空余泪眼,望断寒昏。想我深情博爱,两无能。今日依楼人远,天涯近,从此飘萍和断梗,几许深盟密约,句句都无凭。”

多年后再看《黄飞鸿》,感慨万千。
白莲教折射了晚清国人的愚昧,历史的车轮滚至今天,这个民族底层人民的思想意识进步了多少呢?
看至“但愿朝阳常照我土,莫忘烈士献血满地”,几欲泪落……

  

夏祭



蟋蟀未入我床下
蜘蛛在疯狂的安家
月光肆意流淌
它听不懂我的悼词
黄昏时分
木槿安然下葬

我路过那座石拱桥
它还在宿命中沉睡
它还在轮回里沉思
而你的笑影
再也与妩媚川的流水
没有瓜葛
没有关联

我的血液里还澎湃着
对你的可耻的思念
我亦深知
你的睡梦里
不会有我名字的灼热
不会有那年少的柔软

且把时光丢弃在荒野
且把梦境紧锁在残墙
夏季
悄然落幕
夏祭
寂然开场



冷雨夜

想人在何处,倚楼横笛。闲情似絮,更那听,夜雨滴。

 

 

见字如晤。

最近好吗?

正如你收到这封信时会讶异,当我有给你写信的念头并最终付诸纸笔的时候,我自己也吃惊不已。

九月是一个伤感的季节吧,更何况窗外下着冷冷的雨呢……

记不起我们初见面时的情景;也不记得从什么哪天开始,脑海中有了你的印迹;而我更是忘了,哪一天之后,我们由熟悉变得陌生,由说笑打趣逐渐两两无言。

时间和空间真是尘世最残酷的杀手,那么多的美好渐渐支离破碎,那么多的璀璨渐渐黯淡苍白;所幸它们却也有温情之处,正是回忆和距离,让我把一些人和事看得更清楚更分明。

剧集里说,如果一个人对越近的事越容易遗忘而越远的事记得越深刻,那么TA开始患“初老症”了。而我,前几天刚过完三十岁生日。岁月仁慈,没有改变我的容颜,而我的心的确有几分沧桑的况味了。

忽然想起那一年的夏天,我们和L哥去他的同学家看碟片,半途我和你出去漫步,那是怎样的紧张而惬意……

还是那个夏天么?某个亲人溘然离世,看着你泪眼婆娑,我心亦碎。

又是哪一次的不期而遇?你姑妈不允许我们去玩,可我们还是溜去了石桥底下:天是那么的湛蓝,风是那么的清凉,水是那么的纯澈,你的笑意,妩媚缱绻……

在MT复读,不经意与你相遇,我开心至极。那一次,我们在看摊贩的盗版书,你小声跟我说某个很凶的领导走过来时慌张的神情,让我屏住呼吸。后来我补录去了大学,离别时写给你的信竟然被C老师看到……

广州,那是我的伤心地,没想到你也去了那里。虽是千里之隔,我们却有书信往来。只是,你做出的选择,我无法改变;留给我的,只有想念和祈祷……

一直随缘聚散的我从未想过和你可以走得更近,近到我希望你做我生命中的“音乐盒”。而当我沉醉美梦憧憬未来时,我如何知道,命运在跟我开一个残酷的玩笑?

我不曾恨过曾经爱着的人,你,是第一个,也应是最后一个了。

而事过境迁,我已释怀之时,不曾料我们之间隔阂深深。

JXM暑假补习的时候我才得知,那一句“你以前不是抽烟的么”给你带去了多大的尴尬。可是,最恶劣的却是我和她闲聊之中的口无遮拦,原本是一次可以化解隔膜消除疏离的良机,却被我糟蹋成了对你的新的伤害。

禅师说,当初,我不是为了生气而种兰花的。我和你,最初的相逢,亦应不是为了如今的冷漠。

你,会不会选择原谅?下一次的重逢,无论地点时间阴晴雨雪,你会微笑着问候我么?

许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上一条是听你姑妈说起失窃的事,我唯有默默地在心里深觉痛惜。愿以后有关你的每一则,都充溢着你的幸福。

我想,对于如今的你,以上的话语或许只是白纸黑字,你嗤之以鼻也好,置之不顾也罢,或是心有所动莞尔一笑,我听不到也看不到,更是强求不了半分;而于我而言,却是心愿已了。在从LX到TH的路上,一幕幕风景掠过,勾起了我的无限的遐思,过往如云涌,怅然不已。我在想,世事无常,如果下一秒就是生命的尽头,我会有怎样的遗憾?我确信,上苍安排我们的遇见,一定有它的深意,如果结局是老死不相往来忘却于江湖,岂不是辜负了它的良苦用心?

已经过了熬深夜的年纪了,就此搁笔。

祝一切安好!

 

 

但目断芳草,恨随塞笛。那堪庭院,更听得,夜雨滴。